關於部落格
喜歡大自然, 樂於恬適的生活, 無論是壯闊的山川景緻, 抑是岩縫間的小野花, 皆足以令我感動, 因為他們皆如此恬靜地存在.....
  • 10727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來自中央山脈深處的呼喚-南二段縱走-Day3,4(20080427-28)

*
4/27 拉庫音溪山屋 ->南雙頭山 ->雲峰東峰營地 ->雲峰 ->
雲峰東峰營地 ->轆轆谷山屋
*

今天的行程有點遠,所以凌晨 4 點即摸黑出門,
越過拉庫音溪支流後,開始陡上,
我緊緊跟著前面隊友的腳步往上爬,
沒多久,已氣喘噓噓,滿身大汗了,
不過, 爬昇效率蠻高的, 頗有成就感的! 
天空微亮時, 我們已在崚線之上了,
視野非常地遼闊, 隊伍在此先短暫休息...
*

( 拉庫音溪登南雙頭山途中...  )

( 拉庫音溪登南雙頭山途中, 回望遠處新康山, 連理山 )

(  拉庫音溪登南雙頭山途中, 天亮囉! 休息一下吧! )

( 柔美的草坡, 令人心曠神怡 )

*
前方的山頭,大部份被雲給遮住了,無從辨識,
後方的新康山則是雄據一方,一邊則是連理山,
直到三叉的草原坡, 趁著黑夜中陡升了不少高度,
換得此時輕鬆地走在草原崚線上,
不一會兒, 已登頂南雙頭山, 對面的雲峰躲在雲裡面.. 

(  邁向南雙頭山   )

( 回望來時路, 新康山依舊沉穩 )

(  漫步在綠草之上,遼闊的視野,柔美的曲線,雖然背著沉重的大
背包,心情卻是輕鬆愉快的 )

( 南雙頭山, 我的第 40 座百岳 )

*
不敢做太多的停留,隊伍繼續前行,
陡下坡,拉開了隊友間的距離,
陡坡上散落了一叢叢盛開的杜鵑,
很想停留拍照,但沒有,繼續趕路,
在開闊處, 隊伍又重新等候聚集,
陽光時現時隱, 雲峰山頂卻始終不願露臉,
我們在雲峰東峰營地附近做較長時間的休息,
算是用早午餐吧?! 

( 走下南雙頭山, 下坡囉!  別高興得太早, 遠方在雲裡的雲峰在
向大家招手, 下多少坡, 都得還給它爬回來, 嗚~~今天要爬上遠
處的雲峰 )

(  陡下南雙頭山, 山坡上杜鵑盛開 )

( 花開得很美, 但大家都匆匆陡下而過  )

( 除了白色杜鵑外, 開始有粉紅色的了 )

(  趕路中, 難得有伙伴停下來照相, 順便幫我照一張好了,
背景為南雙頭山 )

( 左邊是在雲裡的雲峰, 右後方是明天要爬的轆轆山 )

(  始終在雲裡的雲峰, 加油!  )

(  太陽出來了, 看著雲峰, 等著後面的伙伴 )

(  伙伴們陸續從遠處的南雙頭山下來 )

( 出發囉! 續往雲峰途中, 遠方為來時之南雙頭山 )

(  南雙頭山往雲峰途中 )

( 南雙頭山往雲峰途中, 始終在雲中的雲峰 )

( 南雙頭山往雲峰途中...天氣不太穩定的感覺 )
*

天空狀況不是很好,早早攻頂比較保險,
準備好輕裝往返, 此去來回初估 3 小時,
再重新背上重裝到轆轆谷山屋還要再花 3 小時,
若再加上早上重裝的 3 小時, 至少要 9 小時,
今天果然是一場硬仗! 
往雲峰的路上, 雖然爬昇不算大, 卻路途遙遠,
還好雖然不是大晴天, 但至少沒下雨 
還可以欣賞遠處的山景雲海

( 輕裝往雲峰途中, 小心通過峭壁 )
*
雲峰也在一個個假山頭之後出現了,
也難怪我家小弟走南二段時, 沒走雲峰, 實在有點累 
只是若是要爬完百岳, 他就慘了...
南二段我可能再走第二次, 但雲峰?
我相信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

(  雲峰, 我的第 41 座百岳, ㄏㄏ...很辛苦的一座 )

( 輕裝往雲峰返途中  )

( 輕裝往雲峰返途中 )

(  輕裝往雲峰返途中, 我們是從遠處的南雙頭山重裝過來的 )

( 輕裝往雲峰返途中, 遠眺遠處雲海  )

( 輕裝往雲峰返途中, 岩壁上的杜鵑 )

( 輕裝往雲峰返途中, 可以欣賞草原風光及遠山  )

( 輕裝往雲峰返途中, 遠望山谷裡的雲霧  )
*
爬完雲峰, 心理上已經沒有太大的壓力了,
想著, 反正天黑前一定走得到山屋,
所以慢慢地在後面鬼混, 漸漸地只剩領隊江先生在我後面,
不過也確實時候還早, 領隊也沒緊迫盯人的意思,
只是我也有點不好意思, 有意無意地也盡量減少拍照的時間,
東邊的山谷隱沒在雲霧之中, 後方的新康山也有點朦朧美, 
正當我沉浸在山水畫之時, 這才發現,
走在前面的蕭大哥, 王大哥, 糟了, 走在最後面的 3 個人,
竟是今日的值日生,  ㄟ..當我們到達山屋時,
已有先到的伙伴幫忙到遠處溪谷取水煮晚飯,
真是有點不好意思, 不過, 我們也沒能享受到值日生
把米貢獻出來, 減少負重的好處,  只是明早還是得比別人早起,
侍候煮稀飯... 儘早就寢好! 

( 重新背上重裝, 往轆轆谷山屋前進, 途中優美的鐵杉林 )

( 往轆轆谷山屋趕路中, 不忘回頭望望遠山... )

( 往轆轆谷山屋, 遠處新康山如影相隨 )

( 往轆轆谷山屋, 整天都是這樣陰沉的天氣, 沒遇上下雨,
已經不錯了 )

( 坐在轆轆谷山屋前, 望著來時翻過的山頭 )

( 坐在轆轆谷山屋前, 今天太累了, 只願坐在山屋前照相  )
*

4/28 轆轆谷山屋 ->轆轆山東峰 ->轆轆山 ->轆轆山東峰 ->
       塔芬池 ->塔芬山 ->塔芬谷山屋
*

爬過此行最辛苦的雲峰之後,
今後的行程應該都沒什麼問題了, 心理上覺得輕鬆多了, 
早上一開始就是爬坡, 在草原坡上前進著,
很快地就爬上了轆轆山東峰,
放下了大背包, 輕裝往返轆轆山,
爬轆轆山途中, 看到了山腳下渺小的轆轆谷山屋,
原來我們也已不知不覺地爬昇了許多,
天氣開始慢慢地轉變, 等大家重新背起重裝時,
領隊已要求大家穿起雨衣與雨褲,
果不其然, 雨還是不留情地下了起來..
大家默默地在雨中行進, 下坡爬坡反覆地出現,

(  轆轆山途中 )

( 登轆轆山途中, 俯看左上方之轆轆谷山屋 )

(  轆轆山, 我的第 42 座百岳 )


( 登轆轆山返程, 俯看左上方之轆轆谷山屋 )

( 俯看轆轆谷山屋 )

( 轆轆山往塔芬山途中, 天氣開始變壞... )
*
由於今日也沒有太大的行程壓力,
蕭大哥, 王大哥和我又慢慢地落到後面來...
在攀爬幾個岩壁之後, 我們對於該走那一條路有了點疑慮 

等待押隊的江領隊定奪後, 本來前導的我折返變墊後,
在叉路口要改攀爬正確路徑上的一個,
大約 70, 80 度左右的小岩壁時,  本可沿著邊緣而上,
我卻選擇了用手拉對角線的樹根, 
結果不知怎的, 沒抓緊, 手滑了一下, 悲劇就發生了,
我的下巴滑過了有著垂直刻痕的石壁, 一開始以為只是小擦傷,
領隊幫我看了一下, 嘴唇邊流血, 牙齒正常無傷,
用衛生紙擦拭止血, 不對呀! 怎麼血一直止不住, 
這才發現下巴有一道長約 3 公分的傷口..
只好先用大量的衛生紙壓住傷口,
喊了一下前面的王大哥蕭大哥,
還好蕭大哥剛好有帶急救包, 用優碘消毒止血,
用紗布透氣膠帶包紮後, 血總算止住了,
在雨中, 繼續前進直到原預計用午餐的黑水塘與大家會合..
*
這時大家都趕來幫忙,
張先生重新幫我檢視消毒傷口,
貼上人工皮, 給我三天份的消炎藥,
其它的伙伴則是幫我把背包的大部份重量分掉,
我是覺得, 受傷的狀況還好, 自己的體能狀況都還不錯!
只是大家堅持要幫我分擔, 讓我覺得有點過意不去,
真是非常感謝同行的北岳山友們! 
雨越下越大, 加上也還不是很餓, 吞了幾個小饅頭後,
繼續前進...
*
塔芬池在雨中出現了, 有一種朦朧之美, 
只是我笨重的數位單眼也被伙伴們代為背負, 無法拍照,
此時, 領隊才想到他也沒帶相機, 到時登上塔芬山,
他也沒辦法幫我拍登頂照了,  我想我也不在乎登頂照,
是不是有登頂, 自己明白, 不需以照為證,
不過, 也還好, 當我登上塔芬山時, 大家也都還在,
可以請幫我背相機的小林幫我拍登頂照,
雖然下巴被包紮著, 在雨中顯得很狼狽,
但畢竟也算是一種體驗, 一個過程, 就接受現實吧! 

( 塔芬山, 我的第 43 座百岳, 雖然受傷後很狼狽,
畢竟那也是過程之一...  )
*

繼續往塔芬谷山屋前進,
之前就向小弟打聽過, 南二段最美的地方,
小弟說他最喜歡拉庫音溪跟塔芬谷,
遠遠地看到塔芬谷山屋附近的山谷...
*

霧色中, 感覺得出茂密的森林及幾個散落的水池,
有另一種朦朧的美感... 只是...嗚~~~天一直下著雨,
若不是下巴受傷, 不想再帶給大家困擾,
我想我會穿著雨衣漫步在雨中的塔芬谷.. 
雨中, 有個山屋可以棲息, 算是很幸福的,
張先生幫忙換藥包紮, 領隊也徵求大家的意見,
為了讓我提早下山就醫, 原第 7 天的行程,
提早到第 6 天, 直接由大水窟山屋趕到東埔,
八通關山就不爬了,  大家無異議通過,
這樣的夜晚, 讓人感到溫馨..
*
本次行程, 其它行程記錄:
*
來自中央山脈深處的呼喚-南二段縱走-Day1,2(20080425-26)
*
來自中央山脈深處的呼喚-南二段縱走-Day5,6(20080429-30)
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